今天是:2020年3月26日 星期四 農歷:庚子年(鼠) 三月初三
故鄉今昔
發布者:管理員 發布日期:2019-09-16 09:02:00 點擊率:1506

故鄉今昔

 

人少了,屋多了,生活好了,歡笑少了

——題記

 

昏黃的路燈下,腳踩著楓葉和你并肩走著。那風吹枯葉的聲音,那腳踩落葉的聲音,那心臟跳動的聲音一步步地緊逼著我,緊逼著我回到了兒時的記憶。在那里,我把你追尋,我親愛的故鄉。

你手拿一把鐮刀,沾滿黃泥的鞋邊似饑渴的嬰兒張開了口,黃泥擠進你那布滿老繭的腳掌。似乎你已經習慣了這種腳帶黃泥走路的感覺,微駝著背走在這條坑洼的田埂上。就在這條田埂上,我和幼時的玩伴摘過野花、玩過泥巴;就在這條田埂上,走過多少雙布滿老繭的腳掌;就在這條田埂上,是誰抱起扎破腳的孩童?

我跟在你的身后,時而俯身摘起一朵白色小菊花,時而慢慢靠近彩色翅膀的蝴蝶。而此時的你愈走愈遠,漸漸地、漸漸地,身影愈來愈小,愈來愈模糊似乎忘記身后的我。在那田埂拐角處高高的狗尾巴草淹沒了我的視線……

你到了那片最讓人可喜的田地,圓飽飽的豆莢笑著,笑彎了腰低垂著,笑開了口露出金黃豆粒,似在召喚我:快快帶我回家。你開始低頭割豆,那豆根割斷地聲音,那豆粒炸開地聲音,那蟋蟀跳動地聲音,那汗水滴落地聲音,那么的真,那么的親切。站在田埂上的我抬頭遠望,那彎腰割豆的人時而站起捶捶腰,時而彎腰割著豆,時而高歌,時而歡笑。金黃的豆田那么遠,遠到天的那邊。傍晚時分,割豆人都三三兩兩地回家去了。我依舊走在你的身后,走過那條田埂,走過那座木橋。那橋下的河曾沖走你給我新買的鞋,那橋下的河你曾淘過糧,那橋下的河我曾與父親嬉戲過,那橋下的河我的食指曾被螃蟹夾傷過。那橋下的河,水那么的清,魚那么的多,嬉鬧的頑童那么的開心。

村前那片菜地是我最愛的地方,那里有水嫩的黃瓜,有紅的、綠的尖椒,有紫茄子、白大蔥。菜地的旁邊就二奶一人在那里,頭發花白的二奶兩腿叉開坐在門口剝豆子。迎面而來的幾個玩伴拉著我跑了,“別玩太晚,早點回家吃飯”那聲音在徐徐上升的炊煙中湮沒了。那紅磚墨瓦屋里是否還藏著歡聲笑語?那坑洼的泥濘小路是否會再次扎破頑童的腳?那肥壯的老牛是否還會升起?

我知道那些都已漸行漸遠,你我的身影被路燈漸漸拉長,回不去了,那些只能是兒時的回憶,就算把它拼湊在一起,也是殘缺不全的……

那田埂如今被堅硬的油馬路覆蓋著,我的野花不見了,我的蝴蝶不見了,而田埂像一位風燭殘年的老者在下面呻吟著,呼喚著,卻沒有幾人能夠聽得到,聽得懂。那遠到天邊的豆田也被菜商承包了,長長的,白白的塑料大棚里再也找不到你的身影。被施了高級肥料的大葉蔬菜是否也曾反抗過?那純天然的嫩綠黃瓜,那紅的、綠的尖椒,那紫茄子、白大蔥是否也曾想過大棚里的大葉蔬菜是自己的同伴?

那木橋不見。不!那橋還在,只不過換成堅硬混凝土鑄成的了。那河還在,只不過干涸了,里面沒蝦了,沒魚了,沒人嬉笑了,我新買的鞋也不見了。那花白頭發,雙腳叉開剝豆的二奶也安靜的睡著了,那群孩時嬉笑的玩伴如今各奔東西了。屋前那條泥濘的小路也變成油馬路了,那被混凝土鑄成的高樓冷清多了,人少了,屋多了,生活好了,歡笑少了!

我知道那徐徐升起的炊煙也只能停留在回憶里,我深愛的故鄉,你去了哪里?我愿深睡一覺,在夢里,請你告訴我,我該如何把你追尋?(潘倩倩)

 

 

 

500万彩票-首页 平阳县 | 平乡县 | 陆河县 | 克拉玛依市 | 渝中区 | 宝应县 | 杨浦区 | 瑞金市 | 土默特左旗 | 永修县 | 石景山区 | 江门市 | 周宁县 | 宕昌县 | 枣阳市 | 皮山县 | 漠河县 | 甘孜县 | 甘肃省 | 万载县 | 黄山市 | 饶河县 | 台北市 | 澎湖县 | 玉溪市 | 贵港市 | 长宁区 | 乐都县 | 永定县 | 桂林市 | 纳雍县 | 托克逊县 |